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忠 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  

2013-12-29 10:58:33|  分类: 关公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馆内庭院中有翠竹一丛,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所植。虽然历经20余载冬夏寒暑,风摧雨打,寒浸霜欺,老竿也槁退了数茬,但仍根系盘结,生机盎然,枝叶层出,干健劲挺。微风乍起,时雨袭来,寒露铺面,冰雪压顶,它都尽显风骨与物情,簇拥着一片永葆之新绿,展现出一派旺盛精神和倔强生命。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每当从竹旁掠过,一种恬适、清新、高雅乃至抗争的意念都会从心底油然而生。

连日以来的秋雨秋风,把四处洗刷得格外清明。当我再次路过竹丛,眼望着它那绰约之风姿,思想着它那劲节之品性,倏然间,联翩思绪、翻飞情愫犹如潮水般涌动。第一冒出脑海的,就是想到了那幅闻名遐迩、为人们竞相求购的著名石刻图——《汉夫子风雨竹》。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《汉夫子风雨竹》,简称《风雨竹》,相传出自于关公(关羽)之手。这是一件别出心裁、饶有兴味的融诗、书、画为一体的石刻艺术品。从画面上看,它所表现的是风起雨落时翠竹枝叶的形态和神韵。“风竹”叶子顷斜,如临风吹之状;“雨竹”叶子低垂,若雨水推淋之型。而实事上,它是通过片片竹叶相互间参差交错、疏密有致的变化,巧妙地构成了一首五言诗。如不留意,或者事先没有人告诉,是难以看出个中奥妙的。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《风雨竹》原石现藏武庙之冠——解州关帝祖庙(山西运城)。分两石(系一组),一石题名为《汉夫子风竹》,一石题名为《汉夫子雨竹》。每石并分别题诗两句,合为一首。诗曰:

莫嫌孤叶淡,终久不凋零。(风竹)

不谢东君意,丹青独立名。(雨竹)    

 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 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 

 

关于《风雨竹》的由来,历来有多种说法。有说是关公辞别曹营时,给曹操所画;有说是关公身困曹营时,为向刘备表心志,给刘备所画;有的说关公在曹营为抒已怀,又怕曹操看出破绽,而为已所画;还有的说关公在曹营,倍受曹操器重,又大获封赏,引起甘、糜二夫人的怀疑,关公为释疑甘、糜之疑所画。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有人曾这样分析:从诗意看,此画不大可能是给曹操的,因为通篇是抒发忠贞不渝情怀的。以关公的脾气,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向曹操表忠心。否则,他就没有必要离开曹营,更没有必要用这种形式来隐寓。画也不可能是给刘备的,因为在与曹操大战中,兄弟失散,音讯皆无,生死不知,无处去给。所以,分析者认为,比较合理的解释,应是释疑言志兼而有之。理由是:当时关公在曹营确实立了不少战功,深受曹操崇爱,三日一小宴,五日一大宴;上马一提银,下马一提金,笼络其心,诱其归顺,这就不可能不引起同住一处的二位嫂嫂的怀疑。因不知刘备的下落,不便马上离开曹营,又不能明确加以解释,只好以诗言志,但诗别人一看就懂,达不到既言志又隐寓的目的,于是,平时就喜爱画竹的关公,便耍上一笔,以竹作画,以叶组字,画里藏诗,诗里寓志,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对于这种看法,鄙人是持有异义的。我认同现行大多数同志的意见,即应当是关公画给刘备的。因为,当时关公与他的二位皇嫂就近在咫尺,并不是没有见面的可能和机会,大可不必采用这样的形式去向她们禀明心迹。倒正是由于战后兄弟失散,生死不明,但又面对曹操厚禄利诱,他才可能在万般思“刘”、百般厌“曹”的困顿、痛楚中,于“旧主”和“新恩”的选择中,产生这种“以竹作画”、“以画藏诗”、“以诗明志”的心思,做出如此坚定的心里决绝与去路。这也既是关公与曹操事先所约“但知刘皇叔去向,不管千里万里,便当辞去”的一个注脚,又由此足见关公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“大丈夫”的忠义人格和品德。

当然,《风雨竹》是否就是关公所作,也是多有争议的。由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出版发行的《中国美术家辞典》中,就是把关公视为画竹名家(而且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)而收录进去的。1987年春,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也发表过关公所画的竹子。他们的依据都来自上述《风雨竹》石刻。但有人对此表示置疑,认为是后世伪作。

最早质疑者见于民国九年(公元1920年)的《解县志》:

“帝(关公)之为人,性情刚直,心底光明,其不肯久留之意,已不惮明艳言,一旦辞去,拜书封赐,何等磊磊落落,而顾为此暗昧之事耶!?且其笔力薄弱,恐后人所造”。

今人柯文辉先生认为,《风雨竹》“是清代道士扶鸾造出来的”。他主要是从画法和诗律两方面来剖析的:

“画是清代画法,和宋人文与可苏东坡所画不同,何况汉朝无写竹出名的历史人物。所题五绝也是‘扶鸾’笔也。绝句一体,唐后才定格,南北朝诗人作品中仅个别人如庾信的个别小诗在格律上有偶合,决非自觉运用平仄声韵的产物。”(见柯文辉《解州关帝庙》北京出版社,1992年4月第一版)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(苏东坡唯一存世画稿《枯木竹石图》)

笔者不敢苟同柯先生的说法,认同《解县志》所说“系后人伪托”。因为,根据现藏清版《关帝圣迹图志》记载,证明《风雨竹》“是清代道士扶鸾造出来的”说法不确。

一是《风雨竹》石刻的发现。据说是于明代宣德年间(公元1426—1435年)徐州创建铁佛寺时从地下得之(这是目前所见有关的最早记载)。

二是《关帝圣迹图志》还收录了明崇祯二年(公元1639年)陈献策为金山重刻《风雨竹》诗画碑所撰的碑记,其中写到:

“关帝受扶炎祚,日逐金戈铁马中,复以其余寄兴笔墨,作竹一幅,杂以五言于其间,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,久刻于晋陵,精焰喷壁。今复勒之金山,以广其传。盖此画写此帝心,非笔也,非墨也。发其忠精神勇之气,而吐其奇节大义之光。帝诗云:‘终究不凋零’,征天地之终不蹶,日月之终不盲,亿兆之终不灭也”。

可见,所刻的内容与我们所说的《风雨竹》并无二致。至于《风雨竹》究竟是何时何人所伪,尚有待博雅之士拨云见日。

但不论怎样,人们历来还是十分看重它,尤其是近年以来,更是对它喜爱有加。不管是朋友、还是政府的对外交往,关公故里的人们,都常常把《汉夫子风雨竹》的拓片用绫子装裱成条幅、或装入精美的锦盒作为馈赠礼品,宾友们也把它当成贵重礼物乐而受之并收藏珍存。因为,这不仅仅是一件雅俗共赏、赏心悦目的艺术品,还有其中的生动故事,以及值得人去寻味的涵义和精神。

据笔者目前所知,国内许多地方都保存有《风雨竹》。如山西、陕西、河南、北京、山东、广西、江苏、河北、四川等。十五年前,因筹划实施《关公文化展》,我们曾沿关公当年驰骋转战的主要线路,起山西、赴河北、奔河南、至湖北、到湖南、下四川,行程两万余里,广采博取有关史料和实物,其中就收集到多种不同的《风雨竹》版本。

 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   《风雨竹》碑石的形制大体有两种。其中大多为竖式,但又分两种。一种是一石一幅,画面为两竿直立的竹子,一竿枝叶飘飞,宛如狂风袭竹;一竿枝叶低垂,又似骤雨落叶。然后用叶子组成四句诗,题款:《关帝诗竹》。如洛阳关林、西安碑林、奉节白帝城等。一种是两石一幅,即两石上各用刮风、下雨时竹叶的形态组成两句诗,题款分别为:《汉夫子雨竹》、《汉夫子雨竹》。解州关帝庙所藏最具代表性。也有个别为横式,如北京关夫子庙、涿州三义宫。 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从诗内容上看,多为上述所说的四句五言。也有个别的不尽相同,略有出入。《关帝圣迹图志》著录的《风雨竹》则与众不同。其中“风竹”“雨竹”诗画各二。“风竹”诗即前面所述,“雨竹”诗则是:

“大业修不然,鼎足势如许。英雄泪难禁,点点枝头雨”。

总之,不论它的形制如何,内容有无出入,但能世代留传下来,而且传播范围如此之广,都足以说明它受人喜爱的程度。

(此文仓促草就,未及细琢,不妥处见谅。)

  

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贞石隽品——诗书画《风雨竹》 - 明月入怀 - 鸣竹轩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